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志愿服务
周有玉 未成年人的“心理老师妈妈”
发布日期: 2020-03-27

“心理辅导是心理健康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,我们心理健康志愿者协会突出帮助和关爱未成年人,让未成年人绽放出‘阳光之花’。”区心理健康志愿者协会会长周有玉告诉记者,当她看到一个个孩子经过心理辅导后健康成长,打心眼儿里开心。

今年,是周有玉从江都中学英语老师“转行”为心理咨询老师的第14个年头。14年来,她从一个心理学“门外汉”,成长为专业心理教师,从馨语工作室“当家人”,到区心理健康志愿者协会、区未成年健康成长中心“领头人”,成为未成年人喜爱的“心理老师妈妈”。目前,该协会已拥有心理爱好者70多人,兼职心理咨询师会员40多人。

“周老师,您像天使一样!”

“周老师,我家孩子不想活,怎么办啊?”深冬的一天晚上11点多钟,正准备入睡的周有玉接到了求救电话,电话那头的母亲早已泣不成声。“把你家地址告诉我,我马上就到!”周有玉直接在睡衣外面套上裤子和羽绒服就出门了。

来到女孩的家中,周有玉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,就随女孩母亲进了女孩的卧室。“女孩用被子蒙住头,我没办法与她面对面交流,只能慢慢‘渗透’。”周有玉用聊天的方式,开始了一场“心理危机干预”。温柔的嗓音,暖心的氛围,女孩的脸一点点从被子里露出来,开始吐露自己的心声。

周有玉了解到,女孩是个完美主义者,对自己要求极高,但又经常达不到预期目标,觉得无法回报父母,非常苦恼,就不想活了。周有玉慢慢地稳定女孩的情绪,激发她内在的力量,教她学会接纳自己,并告诉她,学习成绩不是回报父母的唯一方式。

两个多小时的心理工作如春风化雨。最后,女孩拥抱了周有玉,并在她耳边轻轻说:“周老师,您像天使一样!”

“孩子,你一定能行!”

“很多时候,孩子出现问题的根源在于家庭教育。在给孩子做心理辅导的同时,也要做好家长的工作。”周有玉告诉记者,家庭教育是一门学问,做家长的要时刻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状况。

周有玉曾经为一个女孩做心理辅导,时间长达六七年。女孩父母晚婚晚育,爷爷奶奶对身体有些虚弱的孙女呵护备至,非常溺爱。女孩上学后,成绩不好,而父母忙于事业,也没时间辅导她,还经常表现出对她很失望。

“父母给女孩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,女孩内心经常出现‘我不行’的心理暗示。”周有玉以鼓励为主,放大女孩身上的闪光点,帮助她树立自信心,并且不断给女孩父母做工作。

“孩子,你一定能行!”周有玉自己都记不清这句话说了多少遍。女孩最终没有辜负她的一片苦心,慢慢变得阳光起来,她的母亲也从消极态度转变到积极态度,开始对孩子充满信心。

“周妈妈,我考上苏大啦!”

“周妈妈,我考上苏大啦!”2019年高考录取结果出来后,周有玉接到了心理服务对象小刘的报喜电话。

在去年高考前,小刘的奶奶突然去世,对她冲击很大。小刘本来情绪有些消极,加上这件事,整个人变得更消极,甚至有了辍学的想法。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“消化”不了,便主动找到周有玉做心理咨询。

“小刘其实是个非常优秀的孩子,当她找到我时,我下定决心帮她渡过难关。”周有玉时不时找她谈心,谈生活、谈学习、谈人生,有时一聊就是几个小时。“有一次,小刘告诉我,她对我很依赖,每次聊完,心情都会轻松很多。终于,她再也没有出现过辍学的念头。”由于周有玉辅导干预及时,小刘很快调整好自己,迅速进入备考状态,最终以高分被苏州大学录取。

听到电话里充满喜悦的声音,周有玉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,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她知道,等待这个走出自我女孩的,一定是个美好的未来。